杂货铺

CP迷妹

美梦一场(2)

        阿日×BM,我一直站狮子攻的,无奈一年生第一次入梦,竟然是阿日攻,而且我还觉得挺和谐,就这样吧,第一次写文,见谅了。  是的,任性的改了名字~

         当那只鹰向自己冲过来的时候,BM整只鸟都懵了,仗着本能狼狈躲过之后,拼命地向族群巡视队的方向飞去。嘴里衔着石块,无法呼救,无法质问,自己的族群与鹰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那只鹰竟然在自家领地袭击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把东西交出来,我不难为你!”Ward压下不耐烦尽量平和地冲BM吼,可惜由于种族限制,鹰族长得可谓一言难尽,BM回身看了一眼,受惊之余咽了下口水,好像还有其他东西咽了下去。失去意识前,它终于看到哥哥带着巡视队冲向自己,以及一声气急败坏地怒吼“我艹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BM醒来时怀疑自己触犯了哪条族规,所有的族群长老都聚在眼前,此时此刻正盯着自己。鸟妈哭着埋在丈夫的怀里,八月哥面无表情地看向一旁。我一定是犯了大错了,BM想,以前我做错事,八月哥会毒舌我,眼里带笑;会痛骂我,眼里有宠,却不会不看我……BM想去啄啄哥哥的羽毛,每当它这样做,哥哥就什么都会原谅它了。然后,BM发现自己变得很奇怪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自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怪物,像猴子一样有了四肢,没有了羽毛,绒毛也变得稀稀拉拉……(其实从普通人类的角度讲,你的毛已经很多了) BM觉得自己像被拔光了羽毛,赤裸的身体让他羞愧,它把自己缩成一团,抓起身旁的树叶试图遮住自己,八月率先察觉他的异样,叼起树叶帮它遮住身体,轻啄着手背安抚他,“BM,别害怕,人类都是这样的”。BM猛然想起,自己是见过这种怪物的,小时候躲在八月哥的身后看过,在森林外面有很多,是危险的族群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BM,是你吧?如果不是巡视队全都看到你变成人形,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”BM把头转向头领,然而眼睛里的空洞和恐慌让头领意识到他或许并没在听自己说什么,可是该说的还是要说,“孩子,冷静下来,这是好事,这也许是上天的旨意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BM躲在一个山洞里,外面的树枝上挂着他刚刚洗干净的衣服。衣服干的时候,就是自己离开森林的时候了。New在山洞外给他讲森林外的新闻,其实很多族人都喜欢飞去森林外,多亏了它们,BM拥有了不太合身的衣服。老是取笑自己娘炮的New竟然主动提出教自己穿衣服、洗衣服,自从自己拒绝见以前的朋友,New就一直在不远处陪着自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我要怎么让大老板阿日不砍森林呢?连头领都不知道该怎么做,陪着自己来到城市的New和八月哥脑袋都要想破了。还是先蹲到他吧!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当BM在公司门口见到阿日老板时想,不论是光滑整齐的大背头,还是挺拔气派的西装,这就是八月哥说的男子汉应该有的模样吧。

        事情跟三只鸟想象的不大一样,它们确实蹲到了阿日老板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每天看阿日老板上班,阿日老板出门谈生意,阿日老板回公司,阿日老板下班……公司保安想,少年你要应聘门卫吗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两只鸟要炸毛了,他们除了日常蹲守,还要去附近的广场上讨要面包屑,到其他族群的地盘上连吃带拿,不只是会被攻击的问题,自己也要不好意思的。幸好BM的饭量一直不大,不过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。BM的洁癖症也隐隐待发,他三天没洗澡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不止三只鸟要受不了,Not也要受不了了。“嘿,阿日,你到底对那个男孩做了什么?风流债?”
        是的,他们早注意到公司对面蹲守的BM了。一开始还担心是仇家踩点,但BM傻白甜的气质在接下来的几天暴露无遗。每当看到阿日,眼睛就亮的发光,像两颗黑珍珠似的,又不敢上前,看上去欲言又止,当阿日上车离开,就失落地回到原地乖乖抱膝坐着。如果不是因为年龄差距太小,Not甚至觉得这孩子是来认爹的,排除所有不可能,那就是阿日欠下的风流债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评论(6)

热度(29)

  1. 倩倩倩倩5251杂货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