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货铺

CP迷妹

好梦一场(32)

阿日×BM

       “如此说来,几位前辈的遭遇确实让人唏嘘,也很值得参考……”BM总觉得自己已经见识过许多丑陋了,然而现实中的罪孽远远超出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 阿日老板在医生开始讲述时就不停地打眼色,现在眼皮都要抽劲了,万幸对方终于接收到这些秋波了~

       “是的,可惜他们没遇见值得托付的伴侣。阿日先生就不一样了,几次见面他都紧张地伴您身侧,听说得知您怀孕的消息后,他还聘请了医院的妇产医生授课,关于孕期保健,产后护理……看来他非常期待孩子的出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现在堕胎会有什么影响吗?”BM表现得不为所动,甚至有些生硬地打断了医生的推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baby相当于人类胎儿的6个月大小,堕胎虽有风险但尚且可控,如果再推迟的话,孩子取出来后已经具有生命体征,再放弃就是虐杀幼婴了,先生。”医生像是预见了这样的场景,语气渐渐生硬,掺杂着些许怒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BM不得不说些软话缓解突然紧绷的气氛,“我的……,它健康吗?那些人类的宝宝好像会踢肚子,翻身,可是我从来没有感觉到……”BM的话让旁边一直隐身避免讨嫌的阿日老板紧张起来,他紧紧抓住爱人的手,BM隐隐感到对方竟然有些颤抖,他没有挥开,悄悄覆上了自己的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它是卵生形态,隔着蛋壳活动不太明显,而且baby渐渐长大,可以感知到母体情绪,或许是因为您之前一直对它并没什么期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谈话告一段落,BM起身告辞, “谢谢您,医生。关于堕胎的事儿,我会尽快答复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阿日老板跟着BM穿过医院的花园,许是景色怡人,阿日老板鼓足勇气嘟囔了一句,“泰国不允许堕胎……”走在前面的BM没有回头,连速度也没有降下来,“我不是泰国人,泰国法律管人不管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阿日老板像是被提醒了,快步走到BM跟前,追着BM宣示主权,“那除了被J家控制的化形族群,还有几个有实力的族群自我治理,其他都是我们在管理的,你是我老婆,也在我的势力范围之内,那我能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呢,你是要我生?就像那些人强迫伴侣堕胎一样吗?”BM终于停下脚步,一改往日的乖巧羞怯,高声质问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阿日老板再次怂了下来,小声解释,“不是啊,我不是这个意思啊,我是尊重你的意愿的,你做什么我都同意,我就是……”阿日老板把脸偏向一侧,反而让BM不经意间发现了眼角的红迹,“我很期待它的到来,BM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BM慢慢平静下来,“谢谢你的尊重,可以捎我去Honey咖啡馆吗?我约了P’Pitcher。”

        阿日老板:去他娘的尊重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BM赶到约定地点时,Pitcher已经到了,“萨瓦迪卡普,抱歉,我迟到了。”BM很内疚,他又一次的迟到了。事实上,原本预留时间远远超出所需,只是阿日老板的车被曼谷糟糕的交通情况堵在路中间,又不巧回回遇上红灯,直到约定时间快到了,BM扬言要打摩的,阿日老板的车终于杀出一片重围,左闪右躲来到了这间甜腻到倒牙的咖啡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Pitcher恍然想起有次见面,BM迟到了,自己回答他,只要能等到就可以了。Pitcher把这些记忆挥开,轻声询问对方,“你们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Pitcher透过窗户,看着外面车旁游荡的阿日,坐立不安,心不在焉,偷偷地往这边瞧了七八次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抱歉,我决定和他在一起了,不是因为孩子,我……我喜欢他”,BM本想埋藏这场爱恋,和Pitcher一起生活,骗着Pitcher,骗着自己,平静地生活下去。可是爱情太不可控了,只要有一丝可能,心就要迫不及待地奔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BM想,我真的能一直压制着这种渴望吗?一次可以,下一次呢?我又凭什么让Pitcher身处这种没有保障的感情呢?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怎么赎清我的罪过,但是我必须告诉你的,跟你坦白,不能因为羞愧胆怯,继续拖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必对我感到愧疚,任何时候都不必这样,BM……我希望你幸福”,Pitcher最后一次宠溺地摸着对方的头,“你带给我一段幸福的时光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到底聊什么了?他干嘛摸你头?”阿日老板堵在Ork家门口,刚才一路上不管自己说什么,BM都闭着眼睛装睡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谈分手。”BM见阿日老板终于不抵着门了,关门之前还不忘甩下一句,“我肚子里有了别人的孩子配不上他了,不过这也不关你的事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要和老板复合了?”Ork一直在客厅里喝着啤酒看闹剧,见阿日老板终于被关在门外,开始找BM闺蜜谈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BM把自己扔到沙发上,猛然间想起自己是个孕夫,又补过似的慢慢坐起来依好靠背,“Ork,”BM神色有些忧虑,“虽然他给我的幸福很短暂,无法信任,可是……我还是想再赌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慢慢地,神情又渐渐明朗,“当然也不能便宜他,因为怀孕,我情绪几次失控,有时甚至像撒泼的悍妇,是他的错,就应该让他尝尝!”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楼下房车里,阿日老板戴着眼镜象模象样的边听讲边做笔记,曾旁听过的Plame表示,他高三上课都没这么认真过。(至于Plame为什么来旁听,谁还没个梦想啊~)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阿日先生,需要再复习一下胎儿的发育吗?今天我看你有些紧张,其实我以前讲过,胎动是不明显的,有的甚至一直感觉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噗……”阿日老板偏头小声坏笑,“呃呃,我当然记得啊,医生先生你年轻时怎么追的老婆啊?家里包办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妇产医生: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要不是你给钱多,我早打死你了~

停更通知

  

        知道 @阳光的小牛童鞋 是高三考生时,我真是十分牙疼,比起认识一个同好的喜悦,更多的是感到不安,愧疚。@阳光的小牛童鞋还宣称自己只是看文放松一下,而我也以此自我安慰。或许看文的其他小伙伴儿中也有高三生。高考期间,拿连载文放松实在万万不可取,所以我决定高考期间停更,但会存稿,会在考试后放出来,算是当作各位高考生的贺文吧,另外@key.也请好好准备考研啊!

        很快就会再见面了😊😊😊😊😊

好梦一场(31)

阿日×BM

       “很高兴您能陪我一同见证这个伟大的时刻,Not先生。”Nantum轻轻挽着Not的手臂,笑魇如花地步入K集团总部。

        “在此之前,Nantum夫人,我要见一见BM,确保他还活着。”Not无视对方的殷勤,神情严肃地仿佛身处谈判桌上,事实上,也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,当然,我会让你看到他的,说实话,没想到你们真的会为了个小甜心答应跟我合作,不过……阿日怎么没来?”虽然抛出了疑问,但Nantum似乎并不关心答案,她从手包中取出手机,熟练地打开监视软件。一旁的Not仿佛没听见似的消极回应,只是在第一时间看向手机画面察看BM的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嗷~”Nantum夸张地尖叫着,漫不经心地拨通电话,“阿波,你是怎么照顾贵客的?他怎么躺在地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 片刻,Nantum挂断电话,语含惋惜地同Not解释:“很抱歉发生这种事情,原来BM是化形生物啊,似乎它在试着化形时疼昏了,太糟糕了~”只是这次她的表演不再合格,多年的夙愿即将完成,隐忍如她,此刻也快要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K集团的董事长,Nantum的父亲对两人一同到来表示疑惑,而Nantum则撒娇说只是碰巧一块来总部拜访。

        老先生看着Nantum,回想起许多旧事。当初这个长女颇受宠爱,青春活泼,性感漂亮,又有几分聪慧,在当时堪称顶级名媛,不输几位公主郡主。如果她能嫁给阿缇,简直算是一段佳话。可惜她竟然看上个破落户,Joy野心有余,狠戾有余,但才能实在不堪与之相匹。

        不想Nantum竟然婚前失洁,最终只好草草嫁给对方。因为失望,老先生只给了女儿两家子公司,一个蓝精矿的嫁妆。然而女儿婚后一心守着家宅,整日美容购物讨好丈夫,竟慢慢变得平庸无能,让老先生彻底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 上午十点钟,董事长办公室的电话准时响起,老人接起电话,听着对方的汇报不发一言。须臾,他挂断电
话,对着这个曾经宠爱的女儿提问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Nantum依旧一副乖巧做派,“我想爸爸能把公司交给Joy啊,他那么棒,一定会帮爸爸把公司管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疯了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爸爸不要不开心呐,您不同意也没有关系啊,爸爸去世的话,我一样可以把公司送给Joy啊。”Nantum舒适地靠坐在沙发上,像是把办公室当成了自己的卧房,懒得保持淑媛做派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死了公司也是你弟弟的!他便是再蠢,也是唯一的继承人!你也别想害他,我早有遗嘱,我死后所有的安保人员都留给他。一旦他非自然死亡,遗产交给他的子嗣,没有子嗣就献给寺院!Nan,你一直安分守己的话,我百年以后也不会亏待你啊……”老人由最初的愤怒渐渐变得悲痛无奈,这个昔日的商业霸主此刻竟是尽显老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要‘不会亏待’,我要的是全部,所有!……至于你说的问题,会解决的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BM想要无视守在公寓楼下的阿日老板,当然并不成功。阿日老板步步紧跟,喋喋不休,“你想去哪儿?我送你去啊……你现在有身孕啊,走路累着怎么办?万一在路上被人撞到,被车蹭着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BM用余光瞧着后面几辆车跟着两个人一起压马路,转身钻进了车里。阿日老板瞧着心花怒放,立马跟着上车。上了车却发现老婆面向车窗,闭着眼睛摆明不想搭理自己。阿日老板锲而不舍,积极创造话题,“宝贝蛋有没有踢你啊?累吗?晚上睡觉腿抽筋吗?”

         说着说着,一只手开始不安分地摸向老婆的肚子,BM一把拍掉阿日的手,比面对Pitcher时敏捷度提升百分之百,一脸嫌弃地开口问:“和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 不等对方回答,转而向司机先生客气地行礼,“萨瓦迪卡普,麻烦您,我要去杰特宁医院。”待对方回礼,又扭头看向窗外。

        阿日老板有些吃味地升起隔板,再一次暗搓搓地把手伸向小腹,死皮赖脸地打诨,“怎么没关系,我的宝贝蛋嘛,我们第一个宝宝。”见BM不再动手,得寸进尺地趴在肚子上,跟宝宝聊天,“宝贝蛋,我是爸爸啊,你喜欢我取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    BM感觉阿日口中吐出的热气,透过薄薄的衣衫,搔得肚皮痒痒,这痒劲儿又顺着肌肤,一路攀升到心口,爬上耳垂……BM干脆整个身子都扭向车窗,“不是不可能嘛?”

        阿日从背后轻轻地抱住BM,手臂渐渐收紧,似乎要把两人间的隔阂全被挤掉。他把头埋在BM的肩膀上,深深地吸气,仿佛实在怀念对方的气息,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因为我无知,我妒忌,害你变得很辛苦,真的对不起……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赎罪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 BM没有回答,他静静地保持着被拥抱的姿势,同样地,他也在怀念那些相拥的日子,怀念着对方的体温、气息……良久,清幽的声音响起,“你给予的幸福太短暂了,我无法相信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 “巴拉巴拉巴……”随着铃声响起,Nantum愉快地接起电话,“卡,卡,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   挂断电话后,Nantum饶有兴致地看着父亲接起电话,然后愤怒地将电话掷向墙面,一时间碎片横飞,紧接着徒劳地打砸着身边的办公用品发泄,最后终于像看仇人一样怒视着自己的女儿,眼球爆红,青筋突起。

       看到Not绷着脸面无表情,Nantum愉快地向客人解释,“非常遗憾,我的弟弟,K集团的小公子于10分钟前不幸遇难离世了,可惜他还没有子嗣……不过万幸,我,还有我的丈夫Joy会帮助悲伤过度的父亲代理公司事务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老董事长突然放声大笑,“Nan,你可真是我的女儿,我千算万算,算你会囚禁我,重伤我,却没算到你是要杀我,杀你亲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虎毒不食子……我狠了一辈子,输在没有亲生女儿狠。可是Nantum,我没有全输,至少我没有让你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老东西,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 老董事长平静地取出手机,拨通电话,咆哮着向对方下令:“杀了他,给我杀了Joy!!!”

        即使存有疑虑,Nantum还是在第一时间冲了过去,她夺过手机,想要阻止对方,然而枪响声以及紧随其后的惨叫声却恰在此时闯入了她的耳畔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个声音太熟悉了,太熟悉了,以至于Nantum甚至不能骗自己那不是Joy,“这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Nantum失神瘫坐在地上,“Joy—!!……啊—!!啊—!!”痛彻心扉地哀嚎,像失去伴侣的母狼,连Not都震惊于Nantum表现出的悲痛。

         Not看着这对父女就这样陷入癫狂,却还是给予了Nantum最后一击,“两个月前我们就和董事长合作了,在蓝精矿被控制的是Joy和他的手下,今天我的人也不是来逼宫的,是来勤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两个月前……两个月前……”Nantum渐渐恢复神智,“你们一直在耍我?不对,BM还在我手上!我还以为阿日能有多少真心,却也是抵不上权势地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Not依旧面无表情,“数据时代,数据被人玩弄于股掌,也把人玩弄于鼓掌。BM已经在静养了,就不劳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Nantum知道自己真的功亏一篑了,她的Joy,她的天,她的王,她恨不得立刻追随他而去,可是还不是时候,还不是时候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,我知道错了,我错了……求求你,放过我吧,你只有我一个女儿了啊……放我一条生路吧……”Nantum狼狈地爬向父亲的脚边,汹涌的泪水早已弄花了她精致的妆容,显得格外凄凉,“我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,我罪该万死,可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老人静静地坐着,仿佛一夕老了十岁,他终究没能踢开她,“来人,……把大小姐送到布吉列岛静养,隔绝一切外界联系……孩子生下来后交给我亲自教养……从此以后,我再不想听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 这章粗长不?因为仅接着是停更通知😏😏😏

好梦一场(30)

阿日×BM   
副CP Ward×Plame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阿日被BM赶出家门后,第一时间打给Plame:“嘿!我说哥们儿,你给我发的email,满满5页61条注意事项,为什么没有一条说BM可能会怀孕?!”

       Plame被对面丢过的炸弹震晕十秒,电光火石间,想起了曾经和Ward的一些谈话,“呃……好像以前确实有过这种事情,但很少见啊,……而且当时你要我写我和Ward相处的注意事项嘛~我怎么可能能让他怀孕啊……”Plame本来还有些心虚,说着说着,又觉得自己过得有些委屈……

       阿日不知道怎么变成了他要安慰Plame的状况,对于这种尴尬、敏感的处境,转移话题是最安全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 “你刚才说Ward提过?快给我讲讲,BM是要生小baby,还是要生蛋?要坐月子吗?我应该准备什么?奶粉?尿不湿?婴儿房还是……鸟窝?”奇怪地,阿日在不断地提问中渐渐兴奋起来,他终于从开始的懵逼中脱离出来,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当爸爸了,而这也恰好可以成为自己挽回BM的契机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呃,阿日,本来我是应该祝贺你的……要不你还是先了解一下那两个先例?”听着对面传来的阿日欢快的声音,Plame有些不忍心,之前的一点小妒忌也马上熄灭。

        “Ward之前提过……Ben和Dan,真的是悲剧,不知道是不是鹰族爱好从垃圾堆里捡伴侣,Ben怀孕时发现对方认为孩子是怪胎想除掉,跑到Pitcher那里求收留,结果后来被找到,孩子被活活烧死了,Ben事后自杀了。Dan……是在孕期就被剖腹取胎了,当场就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Pitcher早知道BM怀孕了?他不仅想诱拐我老婆,还想拐走我的宝贝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Plame觉得自己要疯了,“你抓住重点啊,族群选择化形人选都是本族精英,鹰族连失两员爱将,又因为两个仇家实力强大无法还击,早憋了好久的怨气,从那以后鼓动有类似情况避孕以及及时堕胎,那些化形生物有了这种前车之鉴更不敢生了,也就是BM小地方来的傻乎乎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但是他一定会被安利堕胎的,Ward因为觉得鹰族无力复仇,暗搓搓在自家医院搞堕胎,十分反感,受伤了宁愿去宠物医院也不去那儿……还有我刚才就想吐槽了,宝贝蛋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阿日很得意哥们儿发现了自己的创举,“是我给宝宝取的爱称~可爱吗?真可爱啊~我又不是那些lower,那是我的孩子啊!我的第一个孩子!为了向他表明我才不介意他生下来是什么样,我就叫他宝贝蛋~怎么样?~真可爱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呃,呃,”Plame翻着白眼想挂电话,这娃儿才刚刚出现,好友就成了无脑孩子奴,“祝你守住老婆,保住孩子!”……要不要以孩子为由,反攻一下呢?

         阿日根本不在意对方切了电话,斗志昂扬地准备进入新的征程!“Abo!帮我联系昨天那家医院的妇产医生,我要高薪聘请他!孕期的营养搭配,注意事项,产后护理,育儿经验……天啊,我有太多东西要学了,趁我在这守老婆,不要浪费时间,让他到这儿来,多带些辅导书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虽然生气阿日老板的反应,甚至把对方赶了出去,但重新躺下的BM却觉得不再像之前那么忧郁了,仅仅是见了一面,被安抚了一下下,却莫名的在心里开了一朵小花儿。

        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他装作不经意地翻开了那本《孕夫手册》,“写在开头,如果您的伴侣对这种特殊结合产生的孩子存在疑虑,可以在他发现前,来医院堕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说实话这种话写在《孕夫手册》的开头合适吗?想到之前医生似乎说过,几个孕夫结局都不太好,还是改天去问一下好了。BM继续往下读: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化形生物怀孕周期的计算是所属族群与人类孕期之和的一半……”那就是大概五个月,之前医生也说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卵生化形生物生下的婴儿,第一形态为卵形(蛋),为正常人类婴儿大小,需经过孵化期,孵化期的长短取决于婴儿本身的体质……”哦⊙∀⊙!天呐,我要在床上孵化它吗?把它放哪儿,肚子底下?装的下它吗?

         “一般需要借助孵化箱进行,而非婴儿母体……”呼—万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“事实上,本书内容尚处于理论阶段,基于对宝宝和您的安全负责,请认真考虑堕胎建议,孩子是最无辜的……”???这是《孕夫手册》,还是堕胎广告?明天就去医院问问清楚好了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 呜呜呜……进展好慢,已经30章了,担心自己写成裹脚布……😭😭😭

好梦一场(29)

阿日×BM

        “第一次见Bright那天,虽然担心被吃掉,但看到Bright变回蛇时,我心里真是松了一口气,我还是可以变回唐纳的,不管需要多久,我是可以变回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蓝精在对生物进行改造时,产生了一些我们无法掌控的变异,最麻烦的就是雄性也具有了生育能力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明明我都快成功了,我终于知道怎么变回去,我可以……可以飞回去,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目前人类与化形生物结合,雄性产生后代的情况其实并不多,实话实说,结局也不太美好,是否要向对方坦白,由你判断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变成彻底的怪物了,这次……再也无法改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这本《孕夫手册》交给你,你可以随意看看,再有两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。这样说或许有违医道,如果你不是自愿的,或者孩子的父亲想要抹杀它,这种事儿还是交给我们处理比较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要出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不论最后是留是弃,在此之前,请善待它吧,它是最无辜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 Ork快要疯了,真是一夜之间天翻地覆。本应该在澳洲的两个人突然回来,Pitcher沉默不语,BM失魂落魄。把BM送回卧房休息后,出来叮咛几句,Pitcher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 诡异的是,一到饭点就有好多人来送餐,各种营养清淡的饭食,简直像伺候月子。最夸张的是,无意中透过窗户往外看,自己的公寓已经被包围了,阿日老板,Pitcher,以及他们的手下,大家都开始不再藏着掖着了!

       令人担心的还是BM,他从回来就整日躺在床上不说话。到了饭点,就乖乖起来吃东西。再后来,开始拼命往嘴里塞,吃的痛苦又勉强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疯了吧!不想吃就别吃了!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也一直在等你愿意告诉我,BM,也许说出来会好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平静如死水的BM开始默默流泪,眼泪一旦开阀,就怎么也拦截不住,终于BM放声哭了出来,“我想回家……我想八月哥……嘤嗯……我要回家……八月哥……”BM哭倒在床上,整个人缩成一团,哭声压制在胸口,不再传出,却带来了更大的痛苦,BM双手紧攥着胸口,泪水湿透了整个枕巾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外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,与此同时,还有阿日老板和Pitcher的呼喊,“快开门,Ork!”“出什么事了吗?开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Ork对BM的家事一无所知,决定开门求助阿日老板,或许他可以带BM回家。打开门后,两人迅速冲了进来,却又不约而同地在卧房门前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Ork疑惑的眼神,阿日颇有些不自在的解释,“BM说他不想见任何人,刚才发生什么事了?BM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显然他不想见的只是你们,他情绪外泄,说想回家,想见……八月哥?”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是他哥哥,但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回去,我会联系八月,让他尽快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竟然是Pitcher给自己解惑,这让Ork很惊讶,也让阿日很惊讶,“他的身体状况怎么了?还有我不知道的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Pitcher无视对方的质疑,轻轻敲了敲房门,“BM,别害怕,我去找八月,让它来看你,好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 屋里一直传来的抽泣声渐渐停下,BM沙哑的嗓声轻轻回应,“不要……不要让他来……不要让八月哥看到我……我变成一个怪物了……再也回不去了……”哭声重新响起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到底有什么事是我还不知道的!BM的身体怎么了?你找的医院看不好,我就再找其他医院,总不会让BM出事!”阿日真是要气死了,这种被人蒙在鼓里的无力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房门突然被打开,BM将手里的枕头砸向阿日,所有的人都愣住了,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暴躁的BM,而BM表示自己早就忍够了!

        “都怪你,都是你害得!它无辜,就它最无辜!咱俩都有罪,我罪有应得……你是最坏的!都是你!都是你害得!”

        阿日赶忙把人抱在怀里,收紧手臂阻止对方挣扎,“怪我怪我,我混蛋!你别生气,当心身体~BM,BM,冷静下来~我自己抽自己!你小心伤了手~”

        事已至此,Ork翻着白眼走开,Pitcher也默默离开,其实这几天他已经清楚阿日对BM的感情,也知道阿日不会伤害孩子,只是没有了这样的理由,自己要如何再守着他呢?

       “告诉我,发生什么事儿了,好吗?我很担心你,既然是我的错,给我个机会弥补,好吗?”阿日轻声安慰着怀中的恋人,BM已经渐渐安静下来,低头枕着阿日的肩膀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肚子里有宝宝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啊来哇?这怎么可能啊!”阿日握着BM的肩膀把他推离怀中,一脸懵逼地直面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滚!!!”
         

好梦一场(28)

阿日×BM

        万幸在阿日赶到曼谷西郊前,下属回报Nantum已经离开,看上去绑匪并没有虐待人质,这让整个营救计划变得简单起来。也让阿日在那一瞬受到的暴击远远超出了心理预期。

        看到BM躺在地上的瞬间,阿日意识到情况已经脱离了掌控,当他冲到BM身边,惊慌而小心地抱起BM,看到BM的鬓角、前额全被汗水打湿了,脸色惨白且毫无意识。

      他抱起BM往外冲,他只知道要带BM去医院,也许还有其他什么问题要考虑,但他的脑袋里已经没有余闲。这一刻,没有了掌控全局的大当家,只有一个害怕失去爱人的可怜虫,他什么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   Bright受Not所托,跟来代理指挥相关事宜,不得不说,Not考虑的非常全面。他刚刚安排属下控制好劫匪并接手对方的通讯设备,看到BM的情况,他也意识到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   Pitcher比阿日晚了五分钟赶到,明明同时接到消息,但由于是第一次遇到来自不明势力的通风报信,追查对方的底细,核实情报的真实性,都耗费了Pitcher大量的时间,尽管如此,Pitcher也只是比阿日晚到了五分钟,却恰好看到对方把BM抱上车。

       Pitcher在一瞬间有些楞怔,但很快他就恢复冷静,准备挤上阿日的车,Bright在这时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 “小子,现在是争风吃醋的时候吗?别添乱,让阿日把人带到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哪家医院?你们手下的医院精通于BM这类病人吗?”Pitcher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,面无表情的指出对方的缺失。

         只是一句话的时间,阿日的车已经发动驶离,Bright急忙下令,“Tun带这个家伙追上阿日的车,路上联系大当家,跟着这个人去他熟悉的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待对方离开,Bright留下继续处理后续,看着眼前的烂摊子,一向懒散的Bright任意迁怒,“我果然最讨厌鹰族~”

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BM已被安置妥当,医生示意家属到办公室谈话。“请问谁是它的家属?又是否知道它的身份呢?”

       医生望向阿日,他知道Pitcher是鹰族,但这位先生却是一个人类,他担心自己会无意中泄露了BM的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他的爱人,我知道他是唐纳,请问他的情况怎么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Pitcher匆忙打断,显得急切又无理,“是前任爱人!事实上,我和BM正在准备交往的阶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阿日狠狠地瞪了Pitcher一眼,如果不是急着听医生说明病情,他一定要猛揍他一顿!

         医生本来有些惊讶于Pitcher的失礼,听完后,却是一派从容地安抚阿日,“病人目前情况还好,我们考虑,他是在尝试化形时因剧痛引发了昏厥,接下来,要给他用些安神固体的药物,醒来后,要卧床休息,避免一切剧烈活动,这样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待阿日回去病房守着BM,医生开始和Pitcher单独谈话,“根据孕期推断,病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,我现在可以隐瞒,因为不清楚这个人类会如果对待孩子。但是最终,还是应该由病人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Pitcher双手合十行礼,诚恳道谢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小唐纳,竟然在孕期强行化形,简直胡闹!……该不会它根本不知道自己怀孕吧?”看到Pitcher慢慢垂头不语,医生简直气炸,“你们这些年轻人,真是不知所谓!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BM醒来,看到医生礼貌而又疏离的向自己交代病情,还在纳闷为什么隐隐感觉对方对自己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作为医生,这个消息还是要由我传达,BM,正常的化形不会产生剧痛以至于使人昏厥,造成这次事故的原因,是你肚子里的胎蛋无法化形,母体强行化形对它造成了伤害。换句话说,你怀孕了,事实上,孕期已经过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BM觉得他一定是还没醒,还活在一个荒诞的梦境里,“您在开什么玩笑啊……我可是个雄性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



     抱歉,三次元太忙了,看到没人催更就犯懒了,之所以今天有更,当然是因为有小仙女来催更啊~∩( ・ω・)∩萌萌哒

       

好梦一场(27)

阿日×BM  (今天第二更)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最让我惊讶的,是他居然跟踪你,一路看着你和新情夫打情骂俏,我都不知道是要鄙视他变态,还是要赞赏他痴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Nantum轻轻抚摸着BM的脸颊,“宝贝儿,你比你想象得值钱,至于值多少,就留在谈判过后揭晓吧~你也比我想象中要聪明,希望你一直聪明下去,好好呆着~”

         Nantum夫人已经离开了好一会儿,BM还没有回过神来,好像一觉醒来,整个世界都重新洗盘了。就在昨天夜里,自己还在哀悼无望的爱情,悲伤地痛下决心,对P’Cher的错爱以身相报。结果现在却被告知,你以为厌弃你的人深爱着你呢,你爱着的那个人也爱你呢,那他为什么要把我赶出家门呢?为什么要说不想再看到我呢?他脑子瓦特啦!

        “喂~BM!BM!看我看我!”一阵欢快的呼喊把BM从甜蜜的愤怒中唤醒,他四处张望,终于在一扇窗户外看到了努力扑棱着翅膀的傻鸟。

        “New!New!”此刻不管对方有多傻,在BM眼里也是头顶光环,身披彩霞,光芒四射。New被BM表现出的激动感染得浑身发抖,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分离,BM终于深切体会到了自己的重要性。(误会误会,你要早来半小时,迎接你的还是熟悉的白眼🙄🙄🙄)

        “这边~这边~”BM招呼对方从打开的窗子飞进来,“你怎么会在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呃,呃,是根哥让我来的。你走后,根哥经常来K森林帮八月哥的忙。不过我也是今天才知道,原来根哥一直有派属下保护你。嗷,对了,根哥让我来找你,教你化形的办法,试着自己逃出去。原来根哥也会变人形呐,他来找我是怕你不信任他的属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办法!”BM觉得好消息都堆一块了,他悄悄掐了自己一把,然后傻笑地揉搓着掐痛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要冥想,要化形,翅膀啊,爪子啊,喙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然后呢?”BM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就变成鸟了啊~”New日常呆萌。

        BM的嘴角跌回原地,送给New一个嫌弃的白眼,而New不知怎的,突然觉得通体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试过了,根本不行……也不是不行,就很疼啊~根哥有提到什么副作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肯定会不舒服啊!骨骼肌肉都要重新组合啊!根哥说只要熬过一会儿,后面就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BM有点半信半疑,不过还是决定打破上一次的极限,再坚持久一点,说不定就能突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BM再次盘腿冥想,时间越来越久,虽然能感觉到骨骼咯吱咯吱作响,但这些跟腹部的疼痛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    New看到BM双手抓着衣服,青筋暴起,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,嘴唇也越来越白,好像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,也变得慌张起来,它没想到是这么痛苦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BM,停下吧,其实之前根哥通知了好多人来救你,你不用非得变回去。只不过根哥想着可以借这个机会让你试一试,毕竟他觉得你被八月哥宠坏了,不太能吃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BM听了反而赌气想再坚持一下,不止为了打脸根哥,他太想可以变回去了,做回一只鸟,飞回森林。哪怕只有一次,自己也依然是只唐纳,不再是一个没有归属的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是这真是太疼了,疼的BM有些眩晕,渐渐感知不到外界的变化,再次陷入黑暗前,BM好像听到了阿日的声音。你来了吗?我要飞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怎么可以嫌弃短小😒😒😒~小仙女们的良心不痛么
       

好梦一场(26)

阿日×BM     (今日第一更) 

         BM醒来时身边并没有看守,这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冷静下来,分析周围环境尝试自救。他大致可以确定自己被关在一个旧仓库里,足球场大小的场地上,整齐存放的货品占了一半,外包装箱上有层不薄的积灰,标注显示里面的是MAN运动鞋,而MAN是K集团旗下的品牌。

        拜头领所赐,BM知道这世间总是存在着诸多恶意的,就是不知道Nantum夫人或者与Nantum夫人有关的这个人为什么要绑架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仓库的防盗措施做的很好, 窗户设计的很高,还装着防盗网,大概只有变回鸟才能飞出去。不管怎样,BM试着把一箱箱货品推到窗下,爬上去打开了窗户,外面看着像是郊外,隐隐能听到有几个人在说话,BM又悄悄爬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怎么样才能变回鸟呢?BM闭上眼睛,试着用意念化形,变鸟~变鸟~变鸟~……除了肚子感觉有点隐隐作痛,没个鸟用~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界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混蛋!人丢了都不知道!至少弄清楚他现在在哪儿!”阿日紧紧握着手机,不停地深呼吸迫使自己保持冷静,实际上他气得想把手机摔到墙上,把眼前的一切都砸了来渲泄怒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继续留人察看监控,分出一部分人去盯死鹰族的那些家伙,防止他们耍花枪。其余所有人去查K集团名下的产业里有没有异常情况出现!”

         Not,Bright,Plame全都聚在阿日的办公室里,接到消息以后,他们就开始向各自的手下下达种种命令,调度人马,寻找突破口,联系盟友,准备迎接绑匪的要挟。事实上,他们一直在等待对方出手,也做好了相应的计划,只是没想到对方会绑架BM。

         Plame真是这里最尴尬的,但他还是得开口,“这次是Ward不对,这事儿完了以后我带他来请罪。Pitcher想把BM带走,所以事先安排了人手牵制我们的人。不过他也没想到,BM会被绑架,那边现在也是乱成一团到处找人,应该不是作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阿日终于没忍住把手边的水杯甩到了地上,巨大的声响把Plame吓了一跳。阿日跌坐回靠椅上,颓废地揉捏着眉心,“是我的错,我明明知道他们近期就要动手了……是我暴露了BM,就因为我他妈的吃醋!”阿日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脑袋,都是因为自己张狂自大,自以为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Not急忙上前阻拦阿日自虐,“好在我们知道对手是谁,而且他们并不想与我们为敌,BM不会有生命危险。我已经联系老爷子了,他也做好了准备,只是不到最后一刻,他还是不相信Nantum会背叛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呃……我知道了,马上去核实消息,另外按之前的计划,派人跟上,看看对方到底是哪家。”Bright挂断电话,立即分享最新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有人送来消息,BM被带到了西郊厂房,那个地方我知道,去年开达玩具厂失火连累了附近几家,最近的就是K集团的几个仓库,老家伙嫌晦气,简单重修后就丢给自家孩子了。那里其余几家直接弃用了,倒是人烟稀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上次那伙吗?到底什么来头?”Not则比较忧心身边这支神出鬼没的势力,一直以来,他们只能隐约察觉有第三方在保护BM,也是他们提供了Nantum与Joy并没有决裂的消息。这次两家相互牵制出了漏洞,多亏他们跟踪了下去。就是不知对方是不想损兵折将,还是实力不强,这次也没有直接出手救人而是来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唐纳,它们没这实力也没这好心。”信息的逐渐明朗让阿日终于缓上了一口气,开始替心上人打抱不平,“我们不了解的……那就不会是人类,应该是某个族群。一直以来,我们都不太重视与族群的合作,现在算是发现弊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老板,查到了!西郊有几个仓库,在K集团小儿子名下,上午确实有一伙人去了3号仓库,现在还在那里,领头的是Joy手下的阿波。”一名下属冲了进来,带来的消息让整个办公室里的人都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Not,你来坐镇,我带人过去把BM带出来。我尽量封存消息,如果事情泄露,干脆就和Joy撕破脸正面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界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Nantum被人簇拥着步入仓库时,BM正盘腿发呆,看见对方进来,也只是微微点头致意。倒是Nantum吃了一惊,以她对BM的印象,还以为这个小男宠眼泪都要流干了。

       事实上,BM并没有那么淡定,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,他尝试了各种方法化形,甚至爬到高处往下跳,妄图能重获翅膀,结果就是他摔的不轻,膝盖也磕伤了,万幸没有崴伤脚。活动受限后,他又试着意念化形,也不能说没有效果,肚子就越来越痛了,虽说这可能是化形的副作用,但真是疼的让人受不了,他只好先行放弃,适当休息保存体力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看见我,你好像并不吃惊。你不好奇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确实不太理解您的做法。我身无长物,与您唯一的联系是阿日先生,但我已经被赶出来了……对您没有任何威胁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瞧瞧,这话里的醋味都要冲天啦!我今儿没准儿能撮合一段姻缘呢~多有意思啊~”Nantum冲众人挑眉,一颦一笑间风情万种。“你这就冤枉我们阿日啦,你可是整日里保镖环绕,如果不是这次捡了空子,说不定会很难把你整个的带回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他……怎么会……”BM失神了,被困在这儿那么久,他从未像此刻这样惊慌失措,六神无主。



        今晚加更,在憋大招的我写得都不想发了,还是先送上一部分,免得你们等着急,觉得断的有点突然的小仙女请体谅哈~
        

好梦一场(25)

阿日×BM

       “亲爱的,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赞美你了!女人的直觉真是你们独有的神奇智慧,我为你着迷~”Joy松松脖子上的领带,刚刚属下上报的消息,让他整个人都松散不少。

        屏幕对面的Nantum轻轻踢开脚边卖力舔弄的小狼狗,坐起身子饶有兴致地等待Joy带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  “我让阿波去调查,在那个小男宠进主宅的前后一段时间,阿日都很安分,小男宠被赶出去的第二天,才开始重新带人过夜。不过那个BM身边一直有他的人在保护,昨天下午阿日还和他见了面,为小男宠有了新情人暴跳如雷呢~”

        ”吆~还真是遇到真爱了呢……阿日和老东西私交不错,K集团旗下的蓝精矿算是半倾向于他的。为了平衡势力,他绝不可能坐视我们扳倒老东西。如今有了软肋,别说作壁上观,我们或许还能把他拉下水呐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下个星期老东西的人就要到了,再过两天就请BM先生来这儿做客吧~至于这个小甜心能带多少伴手礼,就要看我们阿日的真爱值多少咯~”

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界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突然想到去澳洲?我可没有假期啊,我工作不好找的……”BM睁着无辜的大眼睛,不明白P’Pitcher怎么突然想邀请自己去旅行。

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是受邀去拍些照片,这几年我在这方面小有所成,以后可能会转专职。BM,我觉得你在摄影上有天赋,而且你也喜欢,你可以做我的助手。这次我们先去试一下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P’Cher,之前我们说好的……三年后才能在一起……我知道这样很奇怪……但我们现在应该保持距离……如果三年后你还喜欢我,我们就在一起……”BM耸拉着脑袋,有些为难,但他也不想Pitcher被牵连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保证我会克制自己的感情!所以只要你在我眼前就好了!既不答应我的表白,又不让我每天都看到你,这对我太残忍了。明明你也是喜欢我的呀~”

        BM觉得有点乱,好像P’cher说的也有道理,他有些无助地望向P’cher,试图透过对方的脸搞清他话里的逻辑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四目相对,BM有一缕跑偏的思绪尚在纳闷为什么以前两人从未对视,而其他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全力迎战P’cher渐渐靠近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 BM能感受到自己加快的心跳,也能体会到曾经有过的紧张,可是总有一些奇怪的地方,莫名的感觉不对劲儿,BM想不明白……回神时,他已经扭头避开了P’cher的亲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Pitcher尴尬地向后撤回身子,BM觉得自己快要疯了,“还是要遵守三年之约的……”BM试图解释,可声音却越来越小,显得越发地没底气……

       “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我的建议,不想做我助手的话,这次去就当单纯的旅游,好吗?”Pitcher承认自己在沟通时耍了心机,无论怎样,他都要带BM走。

        BM应该答应的,不管自己刚才为什么脑抽避开,但伤了P’cher的心是事实,为了弥补,自己也应该答应的,可冥冥中那些奇怪的感觉又来了,“我再考虑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界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 BM向后仰身把自己重重地丢在床上,今天的见面太糟糕了,BM明白是自己搞砸了这一切。Ork听到响声过来表示关心。

      “P’cher邀请我去澳洲旅行。”

      “这很好啊,你下山后没去过几个地方,去见见世面也好~”

      随着BM越来越多地了解人类,BM已经知道自己当初有多鬼扯了,也不知道Ork信了几分,但一直这样配合,是Ork给予自己的善意和尊重。

      “我不好请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辞职呗,这种无学历要求的工作丢了也不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会英语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只是旅行,又不是定居,Pitcher会就行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身份证明都是阿日老板找人伪造的啊!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种人伪造出来的都是过了官路能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想去……我……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喜欢他……Ork,我就是个大笨蛋……”BM翻身趴在床上,把头埋进抱枕,低哑的声音传来,“我给了他错误的回应……我是个混蛋……如果我没有表现出喜欢,P’cher也不会陷进来……结果我却发现是我搞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排斥他……”是的,当时那种奇怪的感受终于被BM了悟了,是排斥感。同样是先有了好感,同样是在尚未爱上时身体接触,却因为上一个人占据了内心而有了排斥感,不得不说,这就是命运的任性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唉……本来感情的事就说不清楚的,有时候一个眼神儿就会爱上……也有时一个眼神可能爱就消失了……总之,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会去,有一个人开心也好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界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在这儿等会儿,我去取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Pitcher细心叮嘱,看的出来对于BM的考虑结果,他很高兴。先出国,到时安抚BM安排定居。他当然知道BM和阿日之前发生了争执,阿日表现出的偏执加剧了他带人离开的决心。今天他安排了人手阻挠对方留下的保镖,一切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     BM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,无意中看到好像Ork的身影从身边走过,难道Ork来给自己送机?之前明明说不来的啊,惊喜吗?

         眼看着人越走越远,BM急忙招呼,“Ork,Ork,这里!”可惜对方只是听到呼喊扭头到处找人,就是看不见自己。还真是Ork,BM笑着追过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发现自己追着Ork走到偏僻角落时,BM隐隐感到不对,他转身想返回,然而迎面袭来的喷雾却让他渐渐陷入了黑暗……

好梦一场(24)
阿日×BM

明明清水的不得了,结果怎么都发不了,走链接吧

https://m.weibo.cn/5736368582/4107113921686484

喜欢的朋友回来点个赞啊~    ( ˘ ³˘)ℒ❁Ѵ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