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货铺

CP迷妹

好梦一场(33)

阿日×BM

       “呃……嗯……不行,……不可以 ,……慢点……”BM觉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,阿日急切地啃咬着他的脖颈,双手粗暴地揉搓着他的臀肉,滚烫的坚*挺在他身体里肆意作乱。该拒绝的……可是,他却暗自放任了这一切,放任阿日,放任自己……

      “BM~BM~来吃晚餐啦!”BM被Ork的叫声惊醒,他清清嗓子,急忙应了一声,下意识地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刚刚睡着了。渐渐平静下来,看着自己的睡裤,BM想要学着说fuck。

        匆匆换下衣服,BM出房门与Ork一起用餐,刚进饭厅就被吓了一跳,本就可以用来聚餐的餐桌上摆满了精致的餐点。就算是这段时间,阿日天天往这派送营养餐,也不曾如此豪华夸张过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发财了?”BM实在想不起今天是什么节日 ,不过也恰恰被他说中,Ork一边给BM倒着果汁,一边讲述自己的称壕之路,“有人愿意用一辆房车换我客房一张床位,财运来了挡也挡不住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  BM吃着饭菜很像Jan的手艺,无奈翻了个白眼,端起手边的果汁,“恭喜你把我……嗷,床位卖了个好价钱~”

          Ork无视对方的奚落,笑嘻嘻地举起红酒与BM碰杯。那种感觉又出现了,应该反对的,自己却听之任之,BM想,房子是Ork的啊,我又有什么权利阻止呢?

          BM的饭量已有些大了,今天却有一筷没一筷地吃着,他剥开一只虾,状似无意地询问,“只有我们两个,怎么吃得下这么多啊~”

          Ork也好似刚刚想起,“本来应该跟新房客一起吃的,不过这个新来的是个二十四孝老公 ,这会儿正上孕期辅导课呢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许是有心灵感应,二十四孝老公下课了。BM本来决心要平心相处的,可傍晚那场春梦余威尚存,只看了一眼对方,海啸一样扑面而来的情色冲垮了BM建立的所有决心,他又慌又臊,低头掩饰着红脸逃出饭厅。

         阿日才刚刚进门,就听BM喊了一声“我吃饱了,先回房了。”随后就见BM看都不看自己一眼,慌慌张张回了房间。哎,追妻之路任重道远啊~

          饭后,Ork自觉进房间与恋人视频,阿日站在门前运了几次气,终于敲响了BM的房门。BM见门外人不出声,便知道是阿日,他倒是没矫情直接开了门,却因刚才的事故,继续保持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阿日没想到BM会给自己开门,一时间还有点慌乱,“呃……你晚饭吃饱了吗?我再给你做点宵夜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BM摇摇头,他觉得该说点什么,可话堵在嗓子里说不出来。沉默了好一会儿,阿日还是提起了两人当前首要面临的问题,“你……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见BM仍低着头不出声,阿日急忙表明心迹,“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,我都支持你……是真的……从你的角度讲,你又怎么会愿意像女人一样怀孕生孩子呢?所以,你打了……打了我也不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还在上辅导课?”BM终于愿意出声,却还是低着头专心看脚下的地板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……我很期待他的出生……他是我和你的孩子啊……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昨天夜里睡觉时腿突然很疼,我有点害怕,是我不经意间化形了吗?”BM突然提了题外话,不过阿日听着更紧张了,“应该是腿缺钙抽筋了,疼的厉害吗?我这就让人送些补钙的营养品,明天我给你煲牛骨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BM终于抬头,看着阿日一脸地紧张心疼,小声埋怨道,“你都学了些什么啊?之前吃了那么多营养餐,我还缺钙,以后孩子要是营养不良,都怨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是是,一会儿我就打电话咨询医生……”阿日还在自我反省,突然意识到BM好像说了不得了的话,“老婆!老婆,万一你今天晚上再抽筋呢,我在你房间打个地铺吧!”回应他的只有BM甩上的房门……

       BM的肚子已经明显,每天只能在家里跟着Ork学习《孕夫手册》,单以BM的泰文水平还有些吃力,尤其这种书也并不有趣。好在Ork老师定时放风,BM休息的时候多数会看会儿电视。

       “月前K集团小公子与前姑爷被杀身亡,大小姐Nantum搬至布吉列岛静养,外界对此猜测不断,一种说法是Nantum与前夫合谋杀死小弟,被父亲杀夫流放。另一种说法是前夫为报复离婚杀害弟弟,Nantum小姐悲痛自责,被父亲送离伤心地。然而!经过我们《特八卦》历时一个多月的蹲守暗查,我们发现有产科医生定期到布吉列岛拜访,更有整套的手术设备及孕期产后保健设施被送至岛上,看来在接连不断的坏消息中Nantum小姐迎来了自己的好消息,此举或是为了让K集体新任继承人顺利降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有趣的是,昨日,我们工作组拍到A集体总载阿提.皮拉瓦先生现身于某商场一家母婴用品店内,亲自挑选各类母婴用品,神态轻松,与陪同的Bright先生时时说笑,似乎家中好事将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看来Nantum小姐母凭子贵,一朝珠胎在结,终于打败一众嫩模鲜肉,重新夺回君心。至于何时入主A家,就要看阿提先生对这位长子的重视程度了,我们《特八卦》也将持续跟进,期待两人公布婚讯!”
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这些媒体脑洞真大,各种小道消息东拼西凑,就开始像模像样地编故事了……”Ork瞧着BM呆愣着不说话,也不知道安慰地在不在点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也不是……”BM无意识地咬着嘴唇,“就算Nantum小姐的新闻不是真的,终有一天也会是其他人,叫我老婆什么的,不过是阿日老板的戏言罢了,情人就是情人,无名无分……”BM扭头看向Ork,小声询问,“你说,阿日为什么不接我回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课程已经结束,BM躲在自己房间里,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《孕夫手册》,心思根本不在书上,埋在心里的疑问一旦宣之于口就再也无法压制,怕只怕换来的只有难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啪……啪……”熟悉的拍窗声入耳,BM惊喜的抬头望去,“……八月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失踪许久,一是进入了倦怠期,只想张嘴吃粮,不想自己割肉,结果最近吃粮总是吃不饱,就越发不想产粮了。二是我也没有信心让故事的发展继续保有趣味,迟迟不敢动笔。
        谢谢还有人记得我,抱歉之前昧着良心装看不见催更,也是因为你们,我决心还是试着继续下去,但愿能圆满收尾。

评论(39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