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货铺

CP迷妹

好梦一场(31)

阿日×BM

       “很高兴您能陪我一同见证这个伟大的时刻,Not先生。”Nantum轻轻挽着Not的手臂,笑魇如花地步入K集团总部。

        “在此之前,Nantum夫人,我要见一见BM,确保他还活着。”Not无视对方的殷勤,神情严肃地仿佛身处谈判桌上,事实上,也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,当然,我会让你看到他的,说实话,没想到你们真的会为了个小甜心答应跟我合作,不过……阿日怎么没来?”虽然抛出了疑问,但Nantum似乎并不关心答案,她从手包中取出手机,熟练地打开监视软件。一旁的Not仿佛没听见似的消极回应,只是在第一时间看向手机画面察看BM的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嗷~”Nantum夸张地尖叫着,漫不经心地拨通电话,“阿波,你是怎么照顾贵客的?他怎么躺在地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 片刻,Nantum挂断电话,语含惋惜地同Not解释:“很抱歉发生这种事情,原来BM是化形生物啊,似乎它在试着化形时疼昏了,太糟糕了~”只是这次她的表演不再合格,多年的夙愿即将完成,隐忍如她,此刻也快要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K集团的董事长,Nantum的父亲对两人一同到来表示疑惑,而Nantum则撒娇说只是碰巧一块来总部拜访。

        老先生看着Nantum,回想起许多旧事。当初这个长女颇受宠爱,青春活泼,性感漂亮,又有几分聪慧,在当时堪称顶级名媛,不输几位公主郡主。如果她能嫁给阿缇,简直算是一段佳话。可惜她竟然看上个破落户,Joy野心有余,狠戾有余,但才能实在不堪与之相匹。

        不想Nantum竟然婚前失洁,最终只好草草嫁给对方。因为失望,老先生只给了女儿两家子公司,一个蓝精矿的嫁妆。然而女儿婚后一心守着家宅,整日美容购物讨好丈夫,竟慢慢变得平庸无能,让老先生彻底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 上午十点钟,董事长办公室的电话准时响起,老人接起电话,听着对方的汇报不发一言。须臾,他挂断电
话,对着这个曾经宠爱的女儿提问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Nantum依旧一副乖巧做派,“我想爸爸能把公司交给Joy啊,他那么棒,一定会帮爸爸把公司管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疯了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爸爸不要不开心呐,您不同意也没有关系啊,爸爸去世的话,我一样可以把公司送给Joy啊。”Nantum舒适地靠坐在沙发上,像是把办公室当成了自己的卧房,懒得保持淑媛做派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死了公司也是你弟弟的!他便是再蠢,也是唯一的继承人!你也别想害他,我早有遗嘱,我死后所有的安保人员都留给他。一旦他非自然死亡,遗产交给他的子嗣,没有子嗣就献给寺院!Nan,你一直安分守己的话,我百年以后也不会亏待你啊……”老人由最初的愤怒渐渐变得悲痛无奈,这个昔日的商业霸主此刻竟是尽显老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要‘不会亏待’,我要的是全部,所有!……至于你说的问题,会解决的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BM想要无视守在公寓楼下的阿日老板,当然并不成功。阿日老板步步紧跟,喋喋不休,“你想去哪儿?我送你去啊……你现在有身孕啊,走路累着怎么办?万一在路上被人撞到,被车蹭着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BM用余光瞧着后面几辆车跟着两个人一起压马路,转身钻进了车里。阿日老板瞧着心花怒放,立马跟着上车。上了车却发现老婆面向车窗,闭着眼睛摆明不想搭理自己。阿日老板锲而不舍,积极创造话题,“宝贝蛋有没有踢你啊?累吗?晚上睡觉腿抽筋吗?”

         说着说着,一只手开始不安分地摸向老婆的肚子,BM一把拍掉阿日的手,比面对Pitcher时敏捷度提升百分之百,一脸嫌弃地开口问:“和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 不等对方回答,转而向司机先生客气地行礼,“萨瓦迪卡普,麻烦您,我要去杰特宁医院。”待对方回礼,又扭头看向窗外。

        阿日老板有些吃味地升起隔板,再一次暗搓搓地把手伸向小腹,死皮赖脸地打诨,“怎么没关系,我的宝贝蛋嘛,我们第一个宝宝。”见BM不再动手,得寸进尺地趴在肚子上,跟宝宝聊天,“宝贝蛋,我是爸爸啊,你喜欢我取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    BM感觉阿日口中吐出的热气,透过薄薄的衣衫,搔得肚皮痒痒,这痒劲儿又顺着肌肤,一路攀升到心口,爬上耳垂……BM干脆整个身子都扭向车窗,“不是不可能嘛?”

        阿日从背后轻轻地抱住BM,手臂渐渐收紧,似乎要把两人间的隔阂全被挤掉。他把头埋在BM的肩膀上,深深地吸气,仿佛实在怀念对方的气息,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因为我无知,我妒忌,害你变得很辛苦,真的对不起……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赎罪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 BM没有回答,他静静地保持着被拥抱的姿势,同样地,他也在怀念那些相拥的日子,怀念着对方的体温、气息……良久,清幽的声音响起,“你给予的幸福太短暂了,我无法相信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 “巴拉巴拉巴……”随着铃声响起,Nantum愉快地接起电话,“卡,卡,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   挂断电话后,Nantum饶有兴致地看着父亲接起电话,然后愤怒地将电话掷向墙面,一时间碎片横飞,紧接着徒劳地打砸着身边的办公用品发泄,最后终于像看仇人一样怒视着自己的女儿,眼球爆红,青筋突起。

       看到Not绷着脸面无表情,Nantum愉快地向客人解释,“非常遗憾,我的弟弟,K集团的小公子于10分钟前不幸遇难离世了,可惜他还没有子嗣……不过万幸,我,还有我的丈夫Joy会帮助悲伤过度的父亲代理公司事务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老董事长突然放声大笑,“Nan,你可真是我的女儿,我千算万算,算你会囚禁我,重伤我,却没算到你是要杀我,杀你亲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虎毒不食子……我狠了一辈子,输在没有亲生女儿狠。可是Nantum,我没有全输,至少我没有让你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老东西,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 老董事长平静地取出手机,拨通电话,咆哮着向对方下令:“杀了他,给我杀了Joy!!!”

        即使存有疑虑,Nantum还是在第一时间冲了过去,她夺过手机,想要阻止对方,然而枪响声以及紧随其后的惨叫声却恰在此时闯入了她的耳畔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个声音太熟悉了,太熟悉了,以至于Nantum甚至不能骗自己那不是Joy,“这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Nantum失神瘫坐在地上,“Joy—!!……啊—!!啊—!!”痛彻心扉地哀嚎,像失去伴侣的母狼,连Not都震惊于Nantum表现出的悲痛。

         Not看着这对父女就这样陷入癫狂,却还是给予了Nantum最后一击,“两个月前我们就和董事长合作了,在蓝精矿被控制的是Joy和他的手下,今天我的人也不是来逼宫的,是来勤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两个月前……两个月前……”Nantum渐渐恢复神智,“你们一直在耍我?不对,BM还在我手上!我还以为阿日能有多少真心,却也是抵不上权势地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Not依旧面无表情,“数据时代,数据被人玩弄于股掌,也把人玩弄于鼓掌。BM已经在静养了,就不劳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Nantum知道自己真的功亏一篑了,她的Joy,她的天,她的王,她恨不得立刻追随他而去,可是还不是时候,还不是时候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,我知道错了,我错了……求求你,放过我吧,你只有我一个女儿了啊……放我一条生路吧……”Nantum狼狈地爬向父亲的脚边,汹涌的泪水早已弄花了她精致的妆容,显得格外凄凉,“我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,我罪该万死,可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老人静静地坐着,仿佛一夕老了十岁,他终究没能踢开她,“来人,……把大小姐送到布吉列岛静养,隔绝一切外界联系……孩子生下来后交给我亲自教养……从此以后,我再不想听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 这章粗长不?因为仅接着是停更通知😏😏😏

评论(10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