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货铺

CP迷妹

好梦一场(21)

阿日×BM

        昏暗的酒店房间里,痛苦又愉悦的呻吟声若有似无,白日里装点颜面的衣饰随意散落在各处,凌乱的豪华大床上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忘情地缠作一团,随着腰部挺动速度逐渐加快,呻吟声也变得清晰高亢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给我……求你……给我……,让我……让我给你生个孩子……”张开的双腿紧紧夹着男人的后腰,丰润白皙的双臂随即绕上对方的脖子,在冲向顶峰的一刻,将对方死死夹在自己的身体里,似是并不满足仅仅留下对方的精液,而要把这个男人也留在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声舒服的叹息后,男人疲倦地倒在一旁,随手点燃香烟,享受着这场久违的性爱带来的欢愉。Nantum已经从高潮的迷醉中清醒过来,翻身趴在男人的身上逗弄胸肌,被汗水打湿的发丝随意贴服在脸上,情事后潮红的脸蛋散发着撩人的热气,偶尔挑起眉眼递出的烟波带了摄魂的钩子一般,光滑白皙的胴体上沾满糜烂的腥气,慵懒而媚态横生。

         男人知道Nantum在床上是个尤物,可她最诱人的地方却不止于此,“事情进行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 Nantum随意地卷弄着头发,“计划有变,那家伙根本不咬钩。见面就只是闲聊,直到有次无意中提出去他家里,被他岔开。我觉得有些蹊跷,又试探了几次,果然最后都未能成行。浪费了一个月,他只字不提联姻,我只好出手破局咯~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结果,他家里养着个水儿一样的男孩呢,那眼角眉梢的情态,一看就是开了苞承了露的。这几年他男男女女不忌,可没听说哪个住着主宅。巧的是,之后几次我都没有再见过这孩子。虽说阿日也一直防备我接近书房。可我总觉得他一开始是为了这个小男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会不会是你太敏感?阿杰倒是跟我提过,半个月前有个小玩意儿被赶出来了,不过阿日一直是敞开了玩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一直,安分过一段呢!大概是女人的直觉吧,总觉得这个小男宠会有用,我的人现在不好动,你去查查他。阿日现在玩那么野,摆明了不想接我的招,我们就试试这个BM能不能有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也小心,不要让他抓住把柄,伤到你我可心疼~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哼~你们男人啊,最多情~对喜欢自己的女人总是心软放纵。阿日虽然一直对我有所怀疑,不过只要不撕破脸,他就永远不会出手伤我。不过是你们男人骨子里的自大虚荣罢了~不够狠,不成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嗡嗡嗡……嗡嗡嗡……”男人拿起手机瞧了一眼,随手丢在一旁,“什么事?”“没什么,不用在意~”“怕是哪个小骚货要勾你的魂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男人笑了笑,“这可是冤枉阿杰了,先前你不在,我拿来解闷的个小玩意儿,竟然私下留了爷的种,阿杰刚才来信说已经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哼~你倒是够狠!老爷子那里一切顺利,这么多年,我太了解他了,只可惜他还不太了解我。几个叔叔已经投诚,等他派心腹去接管矿山时,我们两边一块动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Nantum抬头,轻轻抚摸着男人的下巴,刚才的冷静狠厉全部化作绕指柔,“Joy,Joy……我的王,我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你,最好的一切……都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男人翻身覆在女人身上,低头含着耳垂调笑,“不是要给爷生孩子,放心~这就灌满你~只有你能生爷的孩子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阿日,阿日~”Not瞧着走神的好友开启日常心累,“下班去喝一杯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阿日从众多文件中抬头,揉揉眉心,“不用担心我,我很好,清醒理智,所有的事情都在计划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计划中……计划中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计划中BM被转移保护,现在没什么不同,我放他自由,从此再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即使你现在还开着监控?我听说你让人黑了便利店的监控,你说你整天透过监视器看他头发旋有意思吗?要不……我让兄弟夜里在他对面位置再安一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阿日摇摇头,声音里全是疲惫,“我不过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自己。我自以为能断得干脆利索,谁知道总是想再看他一眼。我放他自由是真心的,以前喜欢就抢过来,现在就想让他开心,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升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阿日再次把头转向电脑日常窥屏,渐渐眉头越皱越紧,“卧槽!这人是谁!天天去买东西还不算,怎么还把蛋糕递给BM吃!”

    猜猜谁上线啦?BG好难写,我一个半小时才憋出来三段,以后不尝试了~

评论(45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