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货铺

CP迷妹

好梦一场(17)

阿日×BM    

     Bright大爷一样瘫在椅子上,对面阿日,Plame,Not三张晚娘脸,还好不是只有自己挨骂,Ward被挂在了墙上。鉴于两人见面就掐的属性,Plame决定Ward通过视频连线参与此次会议,会议主题“批判与自我批判”。 

    “哦喂!干嘛都拉着个长脸,我才刚刚回来唉,连欢迎趴体都没有,这样对朋友,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 好委屈,嘤嘤嘤~~~
     阿日 OS:我的客厅……
     Plame OS:我的老攻……
     Not OS:干嘛人身攻击,我的脸一直这样……
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    
     “朋友?是闯祸精吧?除了训练身边人的危机处理能力,你还有其他贡献吗?这么快回来,是又拐了谁的老婆被追杀吧?”Ward紧抓会议精神,首先展开批判。

      “羡慕啊?谁让我魅力就是那么大呢?不像某些人,整天耸拉着眼皮阴阳怪气的,谁见了都想躲!也就是我们家Plame眼瞎吧~瞅瞅人BM,同样都是鸟,人家那大黑眼珠提溜圆,粉红小嘴惹人怜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我睡觉漏个缝都比你眼大,贼眉小眼儿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!现在连朋友妻都惦记,难怪人说蛇性本淫!”恭喜Ward点亮引战技能。ღ( ´・ᴗ・` )

       Bright气的直跳脚,“不许人身攻击!眼睛狭长是我们种族特性,不存在美丑争议!”又急急转身向阿日表白心迹,“我是宇直啊,别听他胡说啊!”

      “行了!”Not想不通火怎么又烧到阿日这边,赶紧转移话题,心好累,“呃……还是说正事吧!阿日,昨天Nantum为什么找你?”

       阿日听得正头疼,终于等到了中场休息时间 。“Nantum和Joy谈崩了,Joy曾承诺保持中立,但Nantum发现Joy私下高价贩卖蓝精给那边,她试着收回矿山的管理权,却发现自己的人都被换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嗷!那老爷子呢?他没发现自己女儿被架空?现在也没有介入收回蓝精矿?这不是他的风格啊?”一谈到正事,bright还是有几分脑子的,总算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   “不过是等Nantum自己发现罢了,老爷子当年可是更属意阿日做女婿的,怎奈Joy贱人下手快,生米煮熟饭~”Plame想想都替好友窝火。

       “那现在不是挺好,老爷子很快就会出手,Nantum也示弱传情,P完全可以借此机会重新接手美人和江山。”Ward说这话时,语调持平,眼皮闭合幅度保持不变,试图表达内心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嗷!说我不是好东西,你才是真恶毒啊,阿日拿小唐纳鸟当老婆的,让他抛妻弃子做泰世美吗?我们小BM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会教他化形的知识,带他回K森林。他和你我不一样,他对这里根本没有留恋!他不属于这儿!”Ward态度变得强硬,也不在乎暴露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  (吃瓜群众阿日:扎心了   😢😢      )

         Bright嗤笑, “呃呃呃,你说的是鹰文吧?我怎么听不懂呢,你凭什么决定BM的未来?嗷~,是了,你昨天还自说自话要保护小唐纳呢!怎么,看上我们BM了?发现同类的美了?”bright点亮反弹技能。ღ( ´・ᴗ・` )

        “P’bright!任何可能影响我和Plame感情的存在,我都会除之后快,希望下一个不是P’bright的嘴。”见Ward真发火,bright也缩着脖子暗自后悔。嘴坏真是自己唯一的缺点了,唉~~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够了!” Plame一直是个神奇的存在,情绪常年两极化奔走。在他不发火的时候,他是乖巧软萌的团妹,害羞的小娇妻。但火势一旦开烧,五人团也怼,老攻也揍,方圆百里鸡犬不宁,浮尸遍野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BM不用你负责,你要负责的是阿日的客厅!最近一个月,我不想看见你。你可以回鹰族,随便接些什么活,把装修费给我赚回来!不赚够别回来!还有Bright,费用一家一半!别想求阿日防水,让你俩再不长记性!”

        “P~,我错了,我回去跪……”Ward哀怨的大脸被强行关闭,看着暴走的Plame,阿日和Not纷纷表示此次会议圆满成功,可以立即散会。bright也表示要洗心革面,抓紧赚钱。

        “Bright,”Plame一脸似笑非笑,皮笑肉不笑,“Ward一早上的话,快赶上一个星期和我说的话那么多了,你们这是……欢喜冤家?真爱?要我腾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Bright拼命摇头,内牛满面,“我也要回蛇族~嘤嘤嘤~怪我不长记性~嘤嘤嘤~不知道Plame这次要折腾多久~嘤嘤嘤~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活在对话中的BM~~
       (好纠结,想删又留下了,可是我是在写鹰与蛇吗?不过泰剧里它们一直是死敌啊!)

评论(17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