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货铺

CP迷妹

好梦一场(3)

         阿日×BM,我一直站狮子攻的,无奈一年生第一次入梦,竟然是阿日攻,而且我还觉得挺和谐,就这样吧

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阿日才是最奇怪的那个,如果曾经跟这样的孩子有过什么,自己不可能不记得,毕竟对自己来说,这个傻白甜相当符合自己的口味。
         阿日老板近来有了新爱好,他时常会从楼上窗帘后观察BM。之所以觉得BM年纪小,倒不是因为个子矮,相反,男孩算是身形修长,只是很单薄。初来时不安的眼睛四处打探,警惕又无辜,带着少年独有的青涩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  后来渐渐放松,每天蹲在街角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,有时一脸新奇,夸张的张着大嘴;有时又一脸茫然,像初下山的小妖精。大多数时候他则是仰头看树上的两只鸟叽叽喳喳,严肃认真,好像他真能听懂它们说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连续几天的蹲守消磨了New最后的良知,“我们得有所行动才行啊~你们觉得美人计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八月断然拒绝,“就算我们侦查到这个阿日雌雄通吃,来着不拒,但是我们还是要尊重一下阿日老板的审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BM皱着鼻子想,它们仿佛当我不存在哎。BM有些难过,变成了人形,自己也是黑黑的。不幸的是,人类和鸟类在审美上倒是达成共识,都觉得白白嫩嫩的更漂亮。
        阿日老板就很白,也很漂亮。BM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 一天又要过去了,三只鸟日常目送阿日老板下班,正在上车的阿日老板却停了下来,甩上车门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BM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,他局促的站起来,装作无意的整理着衣服,他想到自己几天没有洗澡,不知道有没有臭味,衣服也不太合身,自己黑黑的也不太漂亮……总之一切糟糕透了!

         “嘿,小乞丐,你干嘛一直待在我公司门口?”阿日停在BM身前,双手抱胸俯视少年,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(Not:明明是调戏良家少男的模样)

         BM有些费力的去理解阿日老板的话,然后从为数不多的知识储备中挖出了乞丐的含义。一瞬间,热气爬满了他的脸。应该洗澡的,他想,我本来不是这样的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间莫名的委屈席卷而来,鼻子酸的发胀,雾气蓄满了眼眶。太狼狈了,BM攥紧拳头,瞪大眼睛试图把眼泪往回挤,努力维持着稀薄的尊严。

       真好看,阿日老板想,或许应该把他藏起来。
       晶莹的水珠挂在长长的睫毛上,颤颤巍巍的抖动着,让人的心也随着七上八下,眼前的人粉嫩粉嫩的,有些大的衣服渐渐滑脱,由于主人的无暇顾及,露出光滑精致的锁骨。

       阿日一把抓过BM的手,强硬的把手指挤进对方的手心,阻止了BM的指甲继续荼毒手心。他一言不发,只牵着BM往车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New一时有些无法理解事态的发展,幸好八月反应够快,“通知所有后援部队注意这辆车,随时报告行踪,看看他要把BM带到哪儿去,我试着跟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BM也有点懵,顾影自怜刚开始渲染就被迫中止,“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好像把你惹哭了,作为绅士,我得道歉。”阿日漫不经心地翘着二郎腿,淡淡的神情让人无从判断话里的真假。“瞧着你衣服不怎么合身,我就送你套衣服吧!明珠蒙尘,也是罪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BM感觉自己一辈子的机灵都耗尽在这一刻了,他终于从阿日老板的话里找到了一丝线索,“你觉得我好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是疑问,而是陈述语气。堵死了全部后路,BM说道,“阿日老板,我们来做个交易吧!”

评论(15)

热度(30)

  1. 倩倩倩倩5251杂货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