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货铺

CP迷妹

梦一场(1)

      阿日×BM,我一直站狮子攻的,无奈一年生第一次入梦,竟然是阿日攻,而且我还觉得挺和谐,就这样吧,第一次写文,见谅了。
 
   这天阳光正好,BM鸟静静地立在枝头,修长有力的爪子打理的干干净净,每一片羽毛都柔顺整齐,金色的光芒透过树冠罩在它身上,而它的眼睛正深情地凝望着树下的一处草丛,远处偷瞧的小雌鸟羞红了脸,不知道是谁能让BM这样瞧着。虽然妈妈总是说BM太瘦小了,但它可真迷人啊!
      一只壮硕的雄鸟突然落到枝头,挥动起巨大的翅膀把BM扇下树枝,BM鸟吓得绒毛都炸了,正要发作,看见始作俑者后又乖乖的飞回枝头,耸拉着脑袋等着挨骂。
    “这么好的天气就知道发呆,能不能飞得远点,去捡些结实的树枝!不把巢穴做好,怎么给apple鸟跳求偶舞!”八月鸟本来就严肃的脸更严肃了,它觉得自己可能不是BM的大哥而是BM的爹,还是老婆难产死掉的那种爹!
     BM喏喏的答应着,它暗搓搓地想,虽然我不愿飞去远的地方,但我已经在捡附近最结实的树枝建巢了,我还捡了些亮晶晶的石子,它们漂亮极了,apple鸟也一定会很喜欢的。
     想起暗恋的姑娘,跟族群中大多数蓝灰色的羽毛不同,apple的羽毛更偏向蓝色,瑰丽异常,迷惑鸟心。所以尽管apple每天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,有点胖嘟嘟,说话叽叽喳喳吵死个鸟,但BM还是很喜欢它,想到apple的这些缺点,BM越发觉得自己对她是真爱了。羽毛漂亮就值得鸟爱了吗?当然,尤其是对BM来说,BM的羽毛就更偏向灰色,好吧,其实是更偏向黑色。隔壁的New总是笑话它长得像乌鸦,它为此有些自卑。
        八月鸟看着又在发呆的弟弟,正专注地瞧着一片树叶,那眼神……小雌鸟们怎么说来着?嗷,好像那儿有它所有的爱恋似的。这也算一种技能吧?八月鸟无语地摇摇头,振振翅膀飞走了,它得去捡些结实的树枝,多建一个巢穴,万一BM自己建的塌了还可以救急。
       自己的傻弟弟到底什么时候去给apple鸟跳求偶舞呢?做哥哥的总要让着弟弟,但如果apple拒绝了BM,自己是绝对要争取一下的。自己又怎么会喜欢上apple呢?八月鸟想起apple站在树叉上抖腿的画面,日常嫌弃apple,然后又嫌弃起自己来。
      每只鸟都有自己的忧愁,鸟爸鸟妈快愁死了。消息已经传开,它们所在的森林要被砍光了,有个冷酷无情的土地开发商阿日要把这里建成住宅,游乐场,随便什么能赚钱的玩意儿,但他总归不会考虑森林里的鸟儿该去哪儿。族里的长老已经派出部分人马探寻新的居所,但一直没有好消息。它们目前无能为力。
       BM在森林边缘寻找建材,它总是不敢去太远,没有族群巡视的地方都让他感觉危险。河边发亮的东西吸引了它的注意,那是块蓝色透明的石头,比apple鸟的羽毛还漂亮,BM觉得这大概就是它的求婚礼物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天啊,我在写啥?随便吧!

评论(14)

热度(24)

  1. 倩倩倩倩5251杂货铺 转载了此文字